2022年第六屆中國文化藝術節中國夢系列才藝大賽啟動報名!   中國優秀藝術特長生才藝大賽權威認證   2022年第六屆中國文化藝術節中國夢系列才藝大賽啟動報名!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活動展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- 名家專欄 - 文章詳細

                    齊白石軼事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:齊白石時間:2014-02-07 14:59:56瀏覽量:3003


                    豇豆螳螂(國畫) 北京畫院藏 齊白石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臨近冬天,齊白石上街買菜,見一鄉下小伙子拉的白菜又大又新鮮,就問:“多少錢一斤?”小伙子正要答話,仔細一瞧,這不是大畫家齊白石嗎?他笑了笑說:“您要白菜,不賣!”白石老人說:“那你干嘛要來?”小伙子緊接著說了三個字:“用畫換。”齊白石明白了,看來這小伙子認出我來了,便說:“用畫換?可以呵,不知如何換法?”小伙子說:“你畫一棵白菜,我給您一車白菜。”齊白石來了興致“快拿紙墨來!”小伙子買來毛筆紙墨,齊白石提筆很快就畫出來了。小伙子接過畫,把白菜全放下,拉車就走。齊白石忙攔住他,笑笑說:“這么多菜我怎么吃得完?”說著,拿幾棵白菜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白石65歲時,農歷五月家中來了一位求畫的客人。他不求白石老人的游魚雛雞,也不求他的葡萄紫藤,單求白石從未畫過的《發財圖》。齊白石有些納悶,便說道:“這發財的門路太多,到底您要畫哪一種財路呢?”客人說:“就畫一個算盤,如何?”白石老人聽了這話,連連說道:“太好了!欲人錢財而不施危險,乃仁具也!”于是一揮而就,畫了一幅算盤圖,取名為《發財圖》。在空白處題字,便把剛才跟客人有趣的對話寫在畫面上,客人攜畫而去?腿俗吆,齊白石越琢磨越覺得回味無窮,展開手邊的宣紙,按原樣再畫一幅《發財圖》作為家藏,這便是北京畫院所藏的齊白石作品第116號《發財圖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30年代后期,跟齊白石學畫的一群孩子,大部分生活比較困難,有時連紙筆都買不起。齊白石來了靈感,他把學生分成兩班,一班到市場上賣畫,一班留在家里磨墨,磨好的墨倒在一個大臉盆里,然后叫兩個調皮的胖學生脫去褲子,在他們屁股上抹上墨,讓他們在裁好的宣紙上坐,坐一下,紙上就印下兩個黑墨團,也就是兩片墨荷葉。兩個學生一氣就坐出來一二十張。這時候,齊白石笑瞇瞇地提上筆,在墨荷葉上刷刷幾筆,迅速畫上幾枝斜莖,勾出兩朵含苞欲放的荷花,再在荷葉上勾上幾條筋絡,題上兩句詩,一幅荷花圖就畫成了。等晾干后,鈐上印章,馬上讓學生送到街上去賣。學生們把這些畫戲稱“坐畫”,拿到市場上很快就被搶購一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1936年,胡佩衡等到老人家中拿出一本冊頁請齊白石畫蚊子。只見齊白石面有難色,略略沉思后說:“蚊子是害蟲,畫蛙來吃它。”于是信筆畫了只欲跳的青蛙,但未畫蛙眼。接著,齊白石在青蛙的左上端,畫了只飛蚊,其翅膀瘦長輕挺,觸須和腿細而長,真有一觸即動的感覺。齊白石看一看說:“可惜無聲,一定要讓青蛙真看到蚊子才行。”他在稍遠處細細觀看了一下,又執筆用焦墨點出蛙眼盯著飛來的蚊子,隨后,又在畫面右側題記。齊白石把畫遞給胡佩衡等人傳看,說:“蚊子我還是第一次畫,不知如何?”胡佩衡等連連稱贊說:“要萬物富于胸中,做畫家真不容易呀,這是腕底如有神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齊白石一個遠侄要到南洋經商。他在行前,請叔父施一畫以作紀念,齊老欣然命筆。侄子到了新加坡開了個小店,因為經營不善,不久,店就關門大吉了。他生活無著,很想回國,無奈缺少路費。他想到了叔父給他的那幅畫,打算將它賣了當做路費。于是他在門外將畫高高掛起,又在一旁貼了一張告示,寫明此畫系齊白石所作,迫于生活,忍痛出售。但是,當大家看到此畫只在紙上畫一直條子,下面胡亂點了七八點,都不明畫意,紛紛離去。幾天后,經一位老者指點,他寫信向叔叔詢問后才知道此畫寓意深刻:當中一根直條,表示為一棵樹,下面的七八點,表示落葉。此畫的寓意就是落葉歸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年一位外國要人訪華,請繪畫大師齊白石作畫,齊老揮灑自如,一幅《牡丹醉春圖》頃刻間完成。突然,一滴墨汁落到畫上,觀畫者一片惋惜聲。此時的白石老人神態自若,躬身在那墨點上輕描幾筆,瞬間,一只極具神韻的小蜜蜂躍然紙上,《牡丹醉春圖》頓時大放異彩,全場爆發出一片掌聲。齊老風趣地問翻譯:“這小蜜蜂可算得上‘國寶’吧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齊白石晚年畫的一幅人物畫,畫面上一個蓬頭垢面的人,衣衫襤褸,光著一足,另一足穿破爛草鞋,肩挑一擔,擔子一頭是一壇酒,一頭是個大籮筐,筐中裝著兩個青面披發的小鬼。畫上題有幾個大字:“鐘馗做壽”。這畫內容來自一則民間笑話:鐘馗專好吃鬼,其妹與他做生日,命一鬼挑一壇酒、兩鬼當禮物送去,附禮單寫道:“酒一尊,鬼兩個,送與哥哥做點剁,哥哥若嫌禮物少,連挑擔的是三個。”鐘馗收到一看,即命將三個鬼都送進廚房烹煮。擔上鬼看著挑擔鬼說:“我們是該死的,你倒何苦來挑這個擔子?”齊白石定居北京后,正是官僚政客軍閥們來來去去,走馬燈一般演不完的鬧劇,所見挑擔鬼一類必然很多,免不了心里琢磨:“這是何苦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白石老人曾明碼標價,畫一只小雞一塊錢,有人討價還價,要用四塊半錢求畫五只小雞。白石不大情愿,畫了四只小雞,再畫一只躲在樹后只露出一半的小雞,這樣一來,雞價雖不吃虧,卻白畫了一棵樹沒有算錢。他為人畫蝦也是按只計價,一次,有人要求多畫一只,白石老人給他添上一只,卻毫無生氣,說:“這只不算錢的,是只死蝦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  京彩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