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第六屆中國文化藝術節中國夢系列才藝大賽啟動報名!   中國優秀藝術特長生才藝大賽權威認證   2022年第六屆中國文化藝術節中國夢系列才藝大賽啟動報名!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活動展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- 名家專欄 - 文章詳細
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笑予:為戲而生 因藝而癡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:余笑予時間:2014-02-07 14:43:00瀏覽量:3000

                    戲劇大師余笑予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為戲而生,為戲而活,為戲而死,鑄就輝煌戲劇人生;因藝而思,因藝而夢,因藝而癡,終成怪才藝術大師。30日,著名戲劇藝術家余笑予的追悼會將在武昌舉行。昨日,余老家人告訴記者,余老一生愛戲,家人也將選用他最愛的戲曲音樂送老人最后一程。病床上看劇本,愛戲成癡
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劇院副總經理朱洪春說,雖然年事已高,但每有好戲上演,老爺子都會在湖北劇院露面:“上個月北京人藝來演《李白》,我還跟老爺子打了招呼,他還跟人討論戲呢。”余老的家人透露,余老去世前在病床上還惦記著排戲。“他排的黃梅戲《蘇東坡》剛剛在黃岡公演,還要給市楚劇院排《尋女》,河南小皇后豫劇團還有一個戲也等著他。入院的前一個星期,他一直是上午排戲,下午去醫院打針。家里人勸他,他還說,興許我一去排練場就好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干涉子女,為戲遺憾
                    余老的一雙兒女從事的工作都與戲曲無關。在女兒余端眼里,爸爸從來不發脾氣,管教孩子也“不走尋常路”。17歲時,余端愛去舞廳跳舞,還偷偷學著抽煙。別人告訴余笑予,余笑予回來只問余端,“你確實抽煙嗎?抽煙是習慣問題,不是道德問題。要抽就別躲著,別把被子燒了。”在工作、感情的選擇上,余笑予也不干涉孩子們的選擇,只是在女兒戀愛時偷偷為她支招:“別人給你糖衣炮彈,你可以把糖衣吃了,炮彈再打回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笑予生性幽默,常常在家里逗孫女龍龍玩。一次,余端和爸爸坐在沙發上吃面包,龍龍走過來,余老馬上做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;“幾好吃喲!”余端也跟著他一起“演戲”,龍龍好奇地沖過來,有什么好吃的?余老一本正經:“小伢的臉!”龍龍落荒而逃。余笑予卻跟余端說,“你這么聰明,天生是個很好的彩旦,沒有學戲,真是可惜了。”那一刻,余端才發覺,爸爸心中還是希望能有人繼承他的衣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端說,余老一生最大的心愿是重排父輩楚劇旦角余文君的拿手戲,可惜一直未能如愿,如今只能成為永遠的遺憾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愛“余氏燒排骨”,以吃論戲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笑予一生最愛美食,自己也做得一手好菜。他最拿手的秘制“余氏燒排骨”,是家里逢年過節不可缺少的大菜。而兒子余勤從事餐飲行業,兩人的交流方式都離不開吃。余勤愛看傳統戲,而余笑予的作品中不乏現代作品,“他常跟我說,傳統戲就像老湯,韻味悠長,而很多現代戲都是味精,雖然也有鮮味,但是很難長久。”偶爾,余勤看完戲也跟爸爸交流:“這戲,就是一臺蘿卜花!”外人聽不明白,只有父子倆心領神會,這是在說戲看著光鮮但沒內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余勤說,他和家人商議,準備用戲曲音樂代替追悼會上的哀樂。“爸爸搞了一輩子戲曲,他的終止符也應該和戲有關。”老人平日里最鐘愛的折扇和帽子,也將和戲曲音樂一起陪伴他走完最后一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梨園“金手指”點戲成金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笑予一生執導戲曲作品橫跨京、漢、楚、豫劇等20多個劇種,《徐九經升官記》、《膏藥章》等經典作品獲獎無數,被業內人士譽為梨園“金手指”、“神奇之手”。這位“金手指”的魅力何在?昨日,湖北省藝術研究所所長胡應明介紹,余笑予的作品貴在有人間氣息,有平民情懷,還有獨一無二的創造性,所以好看、耐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他,讓“鄂派京劇”揚威梨園
                    提到京劇,許多人會想到梅派、張派等唱腔流派,但在戲曲界,還有個響當當的名號“鄂派京劇”。胡應明介紹,“鄂派京劇”的提法,正是得益于余笑予和湖北省京劇院排演的《一包蜜》、《徐九經升官記》、《法門寺眾生相》、《膏藥章》和《藥王廟傳奇》等一系列作品。“余笑予的作品突破了京劇的傳統程式,滲透了生活的氣息,也加入了漢文化擅長的諧趣、幽默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別的戲舞臺上還是一桌兩椅,他的舞臺上就能讓景隨人走,別的人物還在念韻白,‘膏藥章’的臺詞已經在說‘物價見風漲’。他的戲里這種人間氣息,在當時的京劇界,就是一股清新的風。湖北省京劇院當年在全國連續五年獲得金獎,余笑予功不可沒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他,讓丑角成為男一號
                    徐九經、膏藥章,余笑予作品中的這些經典人物深受戲迷喜愛。此前,丑角在京劇舞臺上只能演配角,是余笑予讓丑角第一次在京劇舞臺上挑了大梁。胡應明介紹,余笑予出身楚劇世家,學戲學的是楚劇丑角,而楚劇如《葛麻》等多以小人物為主角,充滿著民間智慧,對余笑予的影響非常大。因此,他大膽啟用朱世慧作為京劇丑角擔當男一號,塑造了徐九經、膏藥章等一系列個性鮮明、充滿詼諧的人物,“很多人說余笑予成就了朱世慧,實際上朱世慧也成就了余笑予,他們誰也離不開誰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他,讓每部戲都自成一格
                    余笑予一生執導50多部作品,每部戲都有不同的特點,胡應明稱之為“一戲一格”。“他排過正劇、喜劇、悲劇甚至是鬧劇,總之決不模仿別人,也絕不重復自己。”上個世紀,大家還不知道手機為何物,余笑予就在漢劇《彈吉他的姑娘》中設計了“電話舞”,又在《粗粗漢靚靚女》中將電腦椅搬上舞臺。在余老近年的作品《李四光》和《蘇東坡》中,為表現兩位大家的凡人情懷,他精心設計了不同的細節:“李四光和妻子為石頭吵架,而蘇東坡和仆人聊天以自嘲,他的每部戲中打動人的細節都不一樣,但總能抓住人物的特點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  京彩彩票